改变自己
改变世界

拱墅区医疗美容医院

拱墅区医疗美容医院

杭州医疗美容医院

展开全部 鲁迅,1881年9月25日—1936年10月19日,原名周樟寿、豫山,后改字为豫才,1898年去南京求学时改名周树人,“鲁迅”是他的笔 名。

浙江绍兴人。

中国现代著名的文学家、政治评论家、翻译家,新文化运动的重要领导人、左翼文化运动的旗手。

历任北京大学讲师、北京女子师范高等学校、厦 门大学、广州中山大学教授。

鲁迅与周恩来同宗,祖先是北宋理学始祖周敦颐。

鲁迅有个弟弟:周作人(1885-1967)。

周作人,中国现代散文家、诗人、文学翻译家。

是新文化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。

“五四运动”以后,曾为《语丝》周刊的主编和主要撰稿人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中,北 京大学撤离北平,他没有同行,成为看守性质的“留平教授”,也是他战后变成汉奸的原因。

周作人何以当“汉奸”,郑振铎说“日本妻子(羽太信子)给了他不好 的影响”,有一定的道理。

1939年元旦,自称是他的学生并自称姓李的客人求见周作人,突然开枪将他击倒,子弹射中铜扣而受轻伤。

周作人是 1941年元旦正式收到汪精卫政权委任状的,离他遭枪击事件已有两年时间,历任汪精卫政权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、汪精卫政权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、汪精卫政权 华北政务委员会教育总署督办等要职。

战后,周作人在1945年12月在北京以汉奸罪名被蒋介石主政的国民政府逮捕到南京受审,周的朋友、学生纷纷为他开脱 求情,俞平伯还给远在美国的胡适写了封长信,请求胡适为周说情。

后经高等法院判处14年有期徒刑,关进南京的老虎桥监狱。

同时代的人评鲁迅:●陈源(笔名西滢):“鲁迅先生一下笔就想构陷人家的罪状。

他不是减,就是加,不是断章取义,便捏造些事实。

他是中国‘思想界的权威者',轻易得罪不得的。

”“他的文章,我看过了就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……”〔载1926年1月30日《晨报副刊》〕●长虹(即高长虹):“我是主张批评的……鲁迅却是主张骂,不相信道理。

”“鲁迅……不能持论。

……那是被感情、地位、虚荣等所摇动了。

”〔载1926年11月17日上海《狂飙》第五期〕●陈源(笔名西滢):“我觉得他的杂感,除了热风中二、三篇外,实在没有一读的价值。

”〔摘自1928年6月初版《西滢闲话》〕●冯乃超:“鲁迅这位老生……是常从幽暗的酒家的楼头,醉眼陶然地眺望窗外的人生,世人称许他的好处,只是圆熟的手法一点,然而,他不常追怀过去的昔日, 追悼没落的封建情绪,结局他反映的只是社会变革期中的落伍者的悲哀,无聊赖地跟他弟弟说几句人道主义的美丽的说话。

”〔载1928年1月15日《文化批 判》创刊号〕●钱杏(笔名阿英):“鲁迅的创作,我们老实的说,没有现代的意味,不是能代表现代的,他的大部份创作的时代是早已过去了,而且遥远了。

” “鲁迅所看到的人生只是如此,所以展开《野草》一书便觉冷气逼人,阴森森如入古道,不是苦闷的人生,就是灰暗的命运;不是残忍的杀戮,就是社会的敌意;不 是希望的死亡,就是人生的毁灭;不是精神的杀戮,就是梦的崇拜;不是咒诅人类应该同归于尽,就是说明人类的恶鬼与野兽化……一切一切,都是引着青年走向死 灭的道上,为跟着他走的青年掘了无数无数的坟墓。

”〔载1928年3月1日《太阳月刊》三月号〕“鲁迅以革命自负,而竟仇视革命作家,纯用冷讥热嘲的口语 来逞着豪兴,没有理论的根据,我们真不知道他所走的那一条路。

鲁迅的这种思想不但错误,而且非常的模糊,常常令人难以猜测。

”“鲁迅……一种含血喷人的精 神,也真令人有‘行之百世而不悖'的感想。

”〔载1928年5月20日《我们月刊》创刊号〕“我们真想不到被读者称为大作家的鲁迅的政治思想是这样的骇 人!他完全变成个落伍者,没有阶级的认识也没有革命的情绪。

”〔钱杏着《现代中国文学作家》第一卷,(上海)泰东图书局1928年7月初版〕●石厚生(成仿吾笔名):“这位胡子先生倒是我们中国的DonQUixote(堂.吉诃德)————堂鲁迅!”“我们中国的堂.吉诃德,不仅害了神经错乱 与夸大妄想诸症,而且同时还在‘醉眼陶然';不仅见了风车要疑为神鬼,而且同时自己跌坐在虚构的神殿之上,在装作鬼神而沉入了恍惚的境地。

” 〔载1928年5月1日《创造月刊》第一卷第11期〕●实秋(即梁实秋):“大凡做走狗的都想讨主子的欢心因而得到一点点恩惠。

《拓荒者》说我是资本家的走狗,是哪一个资本家,还是所有的资本家?我还不知道 我的主子是谁,我若知道,我一定要带着几份杂志去到主子面前表功,或者还许得到几个金镑或卢布的赏赉呢。

钱我是想要的,因为没有钱便无法维持生计。

可是钱 怎样的去得到呢?我只知道不断的劳动下去,便可以赚到钱来维持生计,至于如何可以做走狗,如何可以到资本家的账房去领金镑,如何可以到** 党去领卢布,这一套的本领,我可怎么能知道呢?也许事实上我已做了走狗,已经有可能领金镑或卢布的资格了,但是我实在不知道到哪里去领去。

关于这一点,真 希望有经验的人能启发我的愚蒙。

”〔载1929年11月10日《新月》月刊(上海)第二卷第9期〕●邵冠华:“鲁迅先生是文坛上的‘斗口'健将。

”“不顾事理,来势凶猛,那个便是鲁迅先生...

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容网 » 拱墅区医疗美容医院